2009-05-30 19:45:45
朝鲜核试验了,试射短程导弹了,退出停战协定了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冲着美日韩来的。可是,美日韩还没怎么着急,中国国内一部分人却焦急万分起来,跳着高拍着屁股大骂金正日“穷兵黩武”。特别是朝鲜军方公开宣布退出停战协定后,这些人又歇斯底里起来,说中国抗美援朝时牺牲的人白牺牲了,好容易换来的停战协定,朝鲜说撕毁就撕毁,太不给中国面子了,为了朝鲜,中国领袖毛泽东的儿子,都血洒朝鲜的土地,中国应该教训一下朝鲜。可这些人不明白,按毛泽东的要求:他儿子就是普通一兵,跟现在某些领导人的“公子、公主”不一样,没有那么金贵。其实这些人并非不清楚,五十年前中国与朝鲜一起抗美的真正目的,板门店的停战协定也并非是中朝的最终目标。中朝的最终目标是永久的和平协议,中国真正希望朝鲜半岛和平,但这个和平时有前提条件的。可是美国并不想让其永久和平,美国拒绝签署朝鲜半岛永久性和平协议就说明了这一点。可美国也不愿意看到朝鲜半岛大乱,美国给予朝鲜和平的条件是顺从美国,并与美国一起或者替美国遏制。这些人如此这般“焦急万分、歇斯底里”,并非他们弱智,而是朝鲜核试验触动了他们的那块“美妙”的奶酪。朝鲜如此不向美国低头,打碎了这些人想尽快实现美国模式自由的梦想,至少是推迟了实现的时间,所以这些人心里比美、日、韩更感到不爽。其实这些人也并非不清楚,假如朝鲜顺从了美国放弃核计划,下一步美国会逼迫朝鲜与韩国统一,那时的主动权就不会在朝鲜手里。朝韩一旦统一,美国军队就会常驻鸭绿江边、黄海沿岸,即便是像澳大利亚媒体分析的那样,韩美军事同盟寿终正寝,这个国家也会是美国的盟友,在美国的支持下,一个自大的韩国也会不断地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,甚至会像越南那样,不断地骚扰中国的安宁。先不管这些人心里爽不爽,我们先看看朝鲜为什么不惜代价进行核试验?是因为它没有安全感。自五十年前停战以来,朝鲜始终处于美国的威胁之中,因为美国在韩国驻有大量的军队,而且还布置了大规模的核武器。但由于当时的国际环境以及美国又陷入了越南战争,兼有停战协定墨迹未干,韩国也需要休养生息,美国对中国的阻击又从东北亚转向越南方向,给了朝鲜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。而此后中国又陷入了无休止的国内政治运动中,对美国没有了实际上的威胁,在当时,苏联才是美国的真正强大对手,所以才对朝鲜以及中国放松了压迫式的阻击。八十年代末,美国的强大对手前苏联分崩离析了,美国没有了对手而美国属于没有敌
2009-05-26 19:08:48
“仇富”、“仇官”自从被某些“专家”创造出来以后,很快成为最时髦的网络名词,而最近的“杭州飙车案”与“巴东邓玉娇案”,却成了“仇富”与“仇官”最典型的事例,这两个事件虽然属于个案,却具有相同的一致性,这不得不让我们警惕。这两个案件发生后,在网络上、在现实社会中,的确引起强烈的反响。平面媒体也好,网络媒体也好,都对这两件事进行了大量的报道,网民与专家的热议成了2009年的一大热点,笔者也随了一回大溜。在这些报道、议论、分析、评论中,有法律层面的,有管理制度层面的,也有伦理道德层面的,更有体制层面的。可笔者在阅读了大连的报道、分析和评论中,大都是停留在对表面问题的纠缠上,没有一例是从本质方面去探讨的,这让笔者有些失望,更令笔者有些着急,虽然比这也是一介平民。“仇富”与“仇官”二词,是在广大网民对“为富不仁”的有钱人的激烈抨击下、对贪官污吏的极度仇恨中出炉的,其创造人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。这就不得不让我们对这两个词进行深度分析。跟笔者年龄相近的朋友也许不会忘记,我们曾经经历过社会的主要矛盾是阶级斗争的时代,那个时代的社会矛盾分为敌我矛盾,即阶级矛盾,和人民内部矛盾,敌我矛盾是当时的主要矛盾。从意义上讲,“敌与我”的矛盾,是不可调和的矛盾,是仇与恨,因为这个矛盾涉及到阶级利益;而人民内部矛盾,是可以调和的矛盾,原因是它不涉及阶级利益,因为在那个时代,人民的利益是相同的,一致的。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,发展经济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,成为社会的主要矛盾,而阶级斗争成为了次要矛盾。然而,在我党的任何文件中,从来没有说阶级斗争在我们这个社会中已经消失,并特别强调它在某个历史阶段依然存在的现实,只不过它被降格为社会的次要矛盾,是为了发展经济,增强国力,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。而在我们许多人眼里,甚至是思想意识中,阶级都中已经被否定了,认为我们这个社会已经不存在阶级斗争了。这种思想意识,将会危害我们的社会,危害我们的国家,这不是危言耸听。“仇富”与“仇官”它的本质不在于“富人”和“官员”做了什么,而在于人民为什么“仇富”与“仇官”。我们的领袖曾经说过,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从本质上为这两个词作了注解。平民百姓不会无缘无故地去仇恨一个人,特别是富有的人;更不会无缘无故地去仇恨一个官员。他们之所以“仇富”与“仇官”,是因为富人和官员损害了他们的切身利益,甚至是最基本的生活的权利。
2009-05-22 21:54:34
真是奇了怪了,近几天,各类媒体大炒特炒满文军吸毒,特别是中央电视台,从昨天开始在新闻中实行24小时滚动播出,各类评论员,各种专家,对此事大作评论,特别是一些“满迷”,更是如丧考妣。彷佛满文军吸毒可以使中国亡国,可以使中国经济崩溃,可以使中国变天。笔者迷惑了,除了去年的汶川地震和奥运会,媒体和专家从来没有这样炒作一件事。经过两天的思考,笔者终于明白了,原来媒体和专家们在玩“躲猫猫”啊!其实质是想利用满文军吸毒事件,来转移大众对“杭州飙车70码”和巴东“玉娇刺杀淫官”事件的关注。在媒体大肆炒作、所谓专家“云山雾海”、“满迷”们垂首顿足、如丧考妣的时候,笔者想问一句:“满文军凭什么不能吸毒”?满文军也是一个普通人,也有七情六欲,也面临着社会压力、行业压力、甚至经济压力,吸一点小毒,释放一下压力,放松一下神经,虽然吸毒属于违法,可并不是天大的罪过,媒体、专家和大众何必这么小题大作?至少满文军吸毒,花的钱是自己的合法收入,而且是搂着自己的老婆一起吸毒,这是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纯属个人行为,即使违法犯罪,也是他自己的事。总比邓贵大之流拿着公款,逼迫良家妇女干“异性洗浴服务”要好上千万倍。可媒体对此事的评论和炒作可谓“义愤填膺”,专家的评述也可谓是“痛心疾首”,什么满文军此举缺乏道德啦、满文军缺少“法商”啦,什么社会影响啦。笔者在此想再问一句,我们这个社会还有道德吗?有人可以“狎妓”,有人可以“娈童”,有人可以“帮款”,有人可以“养鸭”,人家满文军凭什么不可以吸毒。说人家满文军缺乏职业道德、社会公德,像王华元、陈绍基、米凤君、陈良宇、胡长清等,这些受过当多年教育和培养,有身居高官的人都做“双面人”,都不遵守社会公德,凭什么让人家满文军屈尊守?即便满文军犯得是死罪,也是他个人的事情,对社会基本没有什么影响;而像王华元、陈绍基、米凤君、陈良宇、胡长清之流的社会影响如此之大,也没见各类媒体不惜版面、不惜人力物力、不惜时间的大炒特炒,更没有见中央电视台在新闻中24小时滚动播出。杭州“70码”也只不过是在经济频道做了二十多分钟的专题评论;巴东“玉娇刺淫官”案,已经引起全国乃至港澳台网民的关注,也没有见中央电视台有片言只语的报道。或许有人会说,满文军是公众人物,是明星,做事需要考虑影响。满文军是什么“公众人物”?是什么“明星”?不就唱了几首歌吗?吵了几首好听的歌,就被无德的媒体吹捧成明星,被
2009-05-03 22:08:10
从5月1日开始实施的《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》规定:提供电子公告、网络游戏和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(论坛、聊天室、留言板、博客等),具有用户注册信息和发布信息审核功能,并如实登记向其申请开设上述服务的用户的有效身份证明。否则,将会受到相应处罚。且不说这个《条例》内容如何,国家工信部(信产部)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出台了《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》,而且规定涵盖的相当广泛,难道你杭州市比国家还要大?你杭州的地方性法规要高于国家法规?互联网进入中国不是一年两年,计算机进入平常百姓家一天两天,你杭州市早干什么去了?为什么偏偏在网络反腐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,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出台《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》。是为了规范网络信息安全?还是看到许多贪官在网络监督下一个个显出原形而心虚了、害怕了?因此出台这个《条例》,已达到“合法”地打击报复举报人的目的。其实杭州的官员们也太聪明过头了,因为国家的《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》并没有硬性规定网民要实名注册,你们杭州市的《条例》却硬性规定网民要实名注册,这样规定,已经与国家的法律法规相冲突,而且也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,所以说,你们的所谓《条例》并不合法,是违背法律的产物。最近,浙江倒了一个大人物——王华元,不管他是不是因为网络监督而倒台的,这也给这将地面上的官员敲了一下警钟。有了王华元这个反面教材,浙江的各级官员应该更加自律才对,应该更加端正态度,正面应对来自人民的监督才是正道,可反其道而行之,企图以法规的形式来封堵人民群众的嘴,这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。在网民的监督下,像周久耕这类的贪官已经倒下不少,杭州的官员们是不是感到自己的屁股不干净,怕被网络监督打倒,才想起这个看似“聪明”,实际上是再笨不过的办法。不要忘记,杭州就那么大,浙江也不过就是一个省,还有其他的省份呢?看来,杭州的某些官员的腐败是板上钉钉了,不然,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。这不得不让我们联想起“杭州地铁工地垮塌事件”,在这个事件中,杭州相关部门的某些官员做了什么,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。现在有一股邪风势头正盛,前几天,陕西洋县的“老虎庙”事件,被平面媒体炒得沸沸扬扬,仿佛所有的网民都缺乏公信力,可是就在洋县的邻县——西乡县,曾经的强奸犯却冠冕堂皇地当上了局长,也没见平面媒体怎样炒作。再看看现在的杭州的《条例》,看来有人开始封堵网民的嘴了,他们不想再让最
当前 1页/1页 首 页 末 页